江户川柠檬

官方认证渣渣本渣

向所有最美逆行者致敬

向所有这场战争中的逝者以及所有逆行者致敬!

.

当警戒线拉起时,有这样一群人,奋不顾身冲到危险区

.

当病毒肆意侵略时,有这样一群人,自愿放弃个人驰援一线

.

当物资紧缺时,有这样一群人,尽自己最大力量为祖国寄来希望

.

我相信

清明时节纷纷细雨,终会冲走一切肮脏!

我相信

终有一日,我们能摘下口罩坦荡诉说真情!

我相信

奔赴前线的战士,终会凯旋而归!

.

致敬,白衣天使!

致敬,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所有的逆行者!

愿逝者安息,天堂没有病痛!

终待到春暖花开之际,我们共于花间相遇!

--致

 战争中最美的白衣天使

全国逝者

以及

这场疫情中虽有的逆行者!

你们

都是最美的人!

血色蓝玫瑰

【他独自为你扛起一切,默默忍受所有伤害,他真的好爱你…… --题记】

接上文:

〖呵,死亡么?〗

〖看来离别来的更快些了呢〗

柯南轻轻的将瓶子放在衣服口袋里,装好,拉上来口袋的拉链--他不想他知道。

.

此时他注意到,一旁的基德动了动手指,似乎正在那从梦境到之间现实的“黄泉路”上。

.

〖那,我是要隐瞒假装失忆,还是……〗

〖向原来一样冷漠对待他呢〗

柯南低头看了看放在心上的手,感受着这节奏不匀的心跳,片刻,深深的叹了口气。

〖呐,算了吧,告诉他,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呐〗

〖毕竟,我已经那么对待他啦,再冷漠一点又何妨呐?〗

.

“小侦探,你醒啦?”基德伸了伸胳膊,看着一旁男孩那冷漠而又呆滞的眼神,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还记得我……吗?”

柯南抬起头,蓝色晶眸对上那流着泪的蓝宝石,夹杂着点点泪花,闪着期望的光明,自己竟有些不忍心,深深吸了一口气,抑制自己心口的疼痛。

.

〖我想忘记你,但是小偷先生你霸道的占据了我的所有呐〗

.

“基德,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

柯南较委婉的给予了对方答案。

当柯南开口那一瞬间,基德的心揪了一下……

他的天使说出了“恶魔”般的话语啊。

.

“没,没什么,那,你还记得我,对吗?”

基德报以最后一丝希望,问。

“记得什么?忘记什么?你会不会把话说清楚?”

柯南冷漠的关上了对方心口上最后一道窗,答。

两人就在这样苦涩而又沉寂的气氛下度过了半晌。

.

等柯南回过神来时,他发现面前少年半跪着,脸颊已经布满泪痕,眼泪浸湿了那白色羽翼。

〖别哭了呀,这一点都不想那个把警察耍的团团转的怪盗基德呐〗

.

柯南终究是没有忍住,轻轻拍了拍那哭泣的白衣少年。

“嗯?”

他惊喜的抬起了头,瞬间有了几分活力。

.

“小侦探,我给你讲个故事呐?”

基德擦干了眼泪,靠在柯南边上,将他搂在怀里,用手揉了揉那正在反抗的男孩的黑发,露出一抹陶醉的笑。

.

「曾经的我自由呐,像一只白鸽,遨游于天空,整天无忧无虑,可我并不开心,因为我在找这世界上最温暖最值得我驻足的人」

「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位危险猎人」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却发现这位猎人并没有想要伤害我的意思,反而散发着一种能融化一切寒冰的光芒」

「我想,这不正是我所追寻的吗?」

「于是呀,我收起了我的翅膀,在他身边呆了下来,那时啊,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基德看着他怀里人眼中泛起的泪花,顿了顿,

「后来啊,我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离开了那温暖的太阳」

「可是当我重新回到他身边时,发现那缕我留恋的光已经被黑暗无情的剥夺去了」

「我伤心,我绝望,当时我已经失去了生的欲望」

「这时,上天再次给我了一次机会,让我得以用自己的力量留住那散发着温暖光芒的猎人……」

基德突然不说了,半晌,他扭头问了靠在他肩上的人一个问题。

「小侦探,如果你是那只白鸽,你会怎么做?」

柯南没有回答,用基德的白色披风擦干眼泪,蜷成一团在他怀里笑着睡去。

【小侦探,我愿将我的全部交付给你,愿为你剪掉那骄傲的翅膀……】

【只求,你能永远待在我身旁……】

他用斗篷盖住了那小小身体,将他拥入怀中,贪婪的体会着那缕缕温暖的光芒。

那时曾经的感觉呢……







扑克牌的倒影

接上文:

“日期为四月一日,其余的与你那次没什么两样。”

他将纸扔给了一旁的基德,倒下后翻身睡去。

……

【这下这起案子就变好玩了呢……】

……

“那么名侦探,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

基德接过纸,将他塞到枕边,看了看旁边装睡的人,询问道。

“到时候去看看呗,还能怎么办?”

柯南也不再继续装睡,而是用那经典的半月眼望向基德,回应的语气轻快而又无所谓。

“好吧,那,明侦探,我就先走了哈,估计你那位女朋友要等急了呢!”说罢,他看了眼挂在床后的时钟,起身向门外走去,回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人,想张口,却又被自己塞了回去,“好好养伤,到时候,还要由你,去揭开着愚人阴谋背后所隐瞒的真相呢。那么这段期间,名侦探就不用担心其他什么事情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女朋友哒,放心好啦!”

他看了眼病床上恨不得给他来一球的柯南,向他鞠了一躬,露出一个属于怪盗的自信猖狂却又俏皮的笑,随后跑离房间……

“喂啊喂,你要是对兰做什么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柯南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跑到了门口,他只能冲出病房冲着基德离去的背影大喊。

半晌,他叹了口气,回到了那白色屋子,轻轻关上了门,走到床前缓缓的躺了下来。

.

【太巧了】

【预告函,组织】

【时间相近,目标的近乎相同】

【那么……】

【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这下事情变得棘手了呢……】

.

柯南将预告信放到枕边,皱眉思索道。

.

但他未曾注意到,那预告函在阳光下微微泛白的“四月一日”……

以及那沾染在Q版怪盗头像上的暗红色星点……

“大侦探,竟然有事能将你难住?”

正当柯南被那如丝般的稀碎缠得不得呼吸时,灰原哀推门走了进来,挖苦道

“灰原大小姐怎么来了?”

柯南回过了神,对突然推门进入的人感到有些恼怒,强忍住了怒意,好奇的问道。

“我怕受伤的大侦探出什么问题,过来看看,怎么?不行么?”

灰原仍是一副冷冷的样子,看着床上明显不想与他说话的少年,直接说明目的。

“想和你聊聊组织的事。”灰原走到病床边上,搬了把椅子坐下,“很显然,组织已经开始注意到你了,这几天你我最好不要出门,因为组织何时都有可能动手。”

 “的确,不过,我们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从外表看我们也就是个一二年级的小学生,不可能会被发现呐。”

柯南看了看自己七岁的小身体,感到疑惑。

“……”

.

也许是空气中弥漫的尴尬与压抑是柯南喘不过气来,他看了眼枕头边上的预告函,撇开了话题。

“先不说这个了,呐,不久前从窗外飘进来的,有人仿造基德的笔迹伪造的预告函。”

柯南将纸递给了灰原,对方接过,眉头紧锁。

“所以,这篇预告函怎么处理?去,还是不去?”

柯南问道。

“工藤,我觉得这预告函有蹊跷,还是紧身为妙。”灰原将纸放在鼻下嗅了嗅,“这纸散发这一股奇怪铁锈味道,呐,你问问。”

说着灰原将纸递回给了柯南。

“好像不止有铁锈味,还夹杂一股消毒水的刺鼻气味。”

未完待续~



快新王道

4.1邂逅日快乐!

「一袭白衣,一朵玫瑰」

「蓝色衬衫,天台相遇」

.

侦探

or

怪盗

.

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也于月光下相交

.

重逢

Then……

越走越远……

.

洗衣机和斗子生日的时候我会发快新的贺文呐(❁ᴗ͈ˬᴗ͈)◞

血色蓝玫瑰

【如果一切都如你所愿,那是因为梦还未醒】

.

“小侦探,我回来啦!”

白衣少年激动而又期待的闯进囚笼,心疼的目光落在那衣着污浊的人身上,手里紧紧握着那瓶蓝色液体。

.

对方突然的夺门而入使柯南来不及反应,慌张的将手中残留的花瓣堆积到身后,又冷冷的瞟了眼门口的“白色恶魔”。

.

“出去吧,我不需要你。”

一道冷冷的逐客令如刀子般在对方心脏留下一条血痕,清晰的看到对方微微颤抖了下,那蓝色晶眸中闪过一丝暗淡。

.

【小侦探,当你喝下这瓶药,你是不是就能忘记一切,然后,永永远远的属于我了呐……】

.

基德想到,不禁笑了笑。

眼里闪过一丝苦恼,夹杂这些疯狂……

.

几乎是冲过来般,不给柯南任何喘息和反抗的机会,钳住了他的下颚,用两指撬开唇齿,将那蓝色液体拼命灌入……

“你在做,呜呜……”

这突如其来的“大动作”使柯南当时大脑一片空白。

当那苦涩清凉的感觉触道他的唇时,他本能般的挣扎着,想用舌将它退出,却被对方识破,死死摁住。

.

【基德,快停下!停下!】

.

恐惧的看向对方的蓝色晶眸,只见那期待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的欲望……

.

当最后一滴冰凉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感到不适的胃时,基德松开来了手,得以让柯南大口呼吸空气……

.

“疯子!你刚刚在做什么!”

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愤怒的质问瘫坐在地上的白衣少年,夹杂着仇恨与一丝,

恐惧……

.

“……”

还未等到答案,他就已经发现对方已经带着一抹笑沉沉睡去。

那松开的手中握着的那个瓶子滚到了柯南脚边,捡起了瞧瞧……

“这是做什么的?”

他看着那透明瓶子中残存的些蓝色水珠……

看看瓶底,一行醒目的银白色日文使柯南轻蔑的笑了笑……

.

「如果药效过后他还是记得你」

.

「那么」

.

「用药者会于七月七日死亡」

.

「他会死」

……

未完待续~




扑克牌的倒影

接上文:(铺垫,有一点快新发糖的意思)

“哦……那就麻烦名侦探你帮我洗脱罪名了啦!”

他向柯南抛了一个wink,信步走到床边做了下。

柯南被对方的行为吓得一抖,随后又给了基德一记眼刀。

“你现在可是越来越会使唤人了,”看着对方那张欠揍的脸上那欠揍的微笑,柯南感到很是不爽,“喂啊喂!你求人做事态度就这样么?还有,多年来我调查组织却为得到一分一毫有用信息,你现在让我把整个组织端了给你一个小偷洗脱杀人的罪名?”

柯南看着一旁仍带着笑容的poker face,恨不得拔掉输液管痛扁他一顿。

基德貌似也察觉到了对方的愤怒,连忙摆手,道。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行了不?”说着,他握紧双拳,“来休息一下吧,猜一猜我哪个手……”

“右手有两包柠檬派,对吧?”

还未等对方说完,柯南便抢先说出了答案,悠悠的伸出了右手,示意对方将食物给他。

“呃呃呃呃,名侦探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嘛!”

基德将那包裹着草黄色吸油纸的柠檬派递给了他,用那表示震惊的豆豆眼,看着对方两口就将一整个派吞入腹中。

“……你这是,化悲愤为食欲?”

基德笑着调侃到,又将手中仅剩的柠檬派递给了柯南,温柔的看着对方毫不客气的一把抢过,咀嚼,吞咽。

……

这轻松而又夹杂着一丝甜蜜的气氛被从窗外飞进来的一张纸打破。基德将他捡起,发现那是一封预告信。

……

“这信,你写的?”

柯南好奇的问道。

“什么啊!我一直都在你身边的好嘛!”

基德连连否认。

内容:

予告状。

月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

升起之时是白衣少年的主场

我会如既往的出场

完成那光下未完成的任务

怪盗キッド

“不得不说,这仿造品写的还不错。”

基德读完之后并未认真思考,而是先调侃了一句,“名侦探,你破译出来了么?”他看向对方那个思考的人。

“四月一日,其余的与你那次没什么两样。”

他将纸扔给了一旁的基德,倒下后翻身睡去。

……

【这次事情可麻烦了……】

“那么名侦探,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

基德看了看旁边装睡的人,询问道。



我愿成为你的潘多拉

“好冷……好冷……”

柯南蜷缩着身子的呢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基德。

心疼的将这冰冷的身体抱起,用自己的奶白色披风盖住了那脆弱的小小身影,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小侦探,我一定会把你救离这人间地狱的!〗

基德看着那大腿上血淋淋的“Gin”的字样,恨不得马上把那银发男人撕的粉碎!

……

Gin,放开……基德,他只是个臭小偷……】

他被怀里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做梦了么?”看着那一动的身体,将他抱的更紧了。

【你,杀了我吧,求求你了,放过我……】

基德侧耳细听着,他吐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他心痛。

〖原来,小侦探这六年,受了这么大苦吗?〗

“对不起”

“对不起”

……

冰凉的泪花流到他那正在流血的伤疤,那疼痛使他无力的颤抖了一下……

未完待续……(不行了太困了……)

这只是个铺垫!


血色蓝玫瑰

【你说我丑陋,嫌我肮脏,那我偏要做你黑暗世界里的一束光】

“红子,帮帮我,把药给我吧!”

密林中,一位白衣少年跪在地上,哭着喊着哀求着眼前的红衣女子。

“你不是怪盗吗?你为何不偷走他的心?”

红衣女子戏谑一笑……

“他已经是你的了,不是吗?你有很长的时间去感化他,为何要靠这种烈性药物?”

她挥了挥手中的玻璃瓶子,瓶中的海蓝色液体如水波般荡漾……

【很美,就像他的眼睛一样】他想。

“对不起,我做不到……”

基德面对红子的一系列逼问,哽咽到。

“上辈子是我害了他,他不可能忘掉的,毕竟,是我让那匕首的寒光入股三分呐……”

说着,他又掩面哭了出来。

.

“那,好吧。”

红子也实在是不忍看着她心中爱的人哭成这般模样,将那玻璃罐子塞到基德手里。

.

“把这瓶药剂喝下去,他便会忘记前世的种种过往以及虽有的忧愁,到时间,你可以与他重新开始一段过往。”

基德攥紧拿药剂的手,又恢复了那张扑克脸,像个即将收货珍宝的孩子般离开了密林,只留下那忧虑的暗红身影。

.

“但若是对方对你爱或恨的刻骨……”

“他会于七月七日傍晚乘着飘落的玫瑰花瓣逝去……”

红衣少女瘫坐于竹亭边,手中紧紧握着这瓶药剂的配方……

「一朵“于6月21日盛开的彼岸花”浸在“白色恋人”的眼泪中54天」

.

可是这一切,基德并不知情……

.

寒风吹过,吹动恋人喜悦的心;吹乱女子凌乱的发;吹落手中血色的花……

未完待续~

今天……应该只算个铺垫吧





扑克牌的倒影

接上文:

“所以,你感觉这起案件是组织嫁祸给基德的?”片刻,灰原追问。

“目前所以线索都指向着一个答案……”柯南点头,道,“不过,组织向来都是杀人无影,为何要故露出破绽,再找一个替死鬼来挡剑呢?”说罢,柯南低头思考着这个领他疑惑许久的问题,不语。

……

“柯南,你想什么呢!”

元太的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思考,柯南不满的瞟了眼他,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没事呐!”

还是那奶萌的声音,那经典的半月眼。

“小兰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呐!”

越过元太,看着越靠越近的两人--毛利兰与基德,柯南两忙叫住,慌慌张张引出了个话题。

“出院?害,医生说要至少一周左右呐,你的右侧胳膊中度烧伤,需要养一段时间呢。”

“啊?这么久嘛!”

柯南看着成功被他吸引注意力的毛利兰,给了那对他翻白的基德一记“死神眼刀”。

……

“对了柯南,你早上那么匆匆忙忙的出去是做什么呐?”

兰问到,这个问题让柯南心里微微一颤。

……

【既然这件事涉及到了组织,那我就不能兰坦白了……】

……

“呃呃呃呃……我去图书馆还书,嗯,对,还书!”

柯南的神仙大脑在情急之下也失去了作用,支支吾吾编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用那经典的半月眼紧张的看着兰的表情。

“嗯?今天图书馆不是闭馆吗?”

小兰稍作思考,然后毫不犹豫的揭了这句谎话。

“呃呃呃呃,好像是哦,对,闭关,嗯……我……记错了,哈哈。”

被揭穿的柯南只能傻傻的应和两声,额角留下尴尬的冷汗。

“是我叫他出去的。”

基德看着病床上对他眨了眨眼睛的小侦探,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用意,解围道。

“嗯?你叫他出去干嘛?”

毛利兰并没有妥协,而是依旧如审问犯人般盯着柯南不放。

两人互盯,旁人吃瓜,这让原本热闹的气氛瞬间降到零下。

“好了啦!没事不就行嘛!柯南还需要修养呢!我们要不先不要打扰他啦?”

或许是为了缓和气氛,亦或是为了帮他解围,圆子拉了拉毛利兰的手,对柯南笑了笑,道。

【总算是做了一件没有损我的事】

柯南以经典的半月眼回看圆子。

“也对,那,柯南,我们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出于对方的身体状况,兰妥协道,招了招手,像是在向柯南再见,也像是在意识其它人快点出来。

“嗯,小兰姐姐再见!”

那奶萌的声音伴随着其他人担忧的目光的离去,深深叹气道。

【总算是解决了,哎,兰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很强】

……

“新一?你不走吗?”

兰回头看着那个依旧贴在病房门上的蓝色身影,道。

不知在沉思什么的基德也回过了神。

“不了,我再陪陪柯南!”

他冲着那个背影喊到,当其他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白色走廊中时,基德推开了病房的门,看着床上那神情严肃的小侦探。

“继续刚才的话题?”

柯南没有抬头,发呆般的看着白色的床单。

“哟!什么组织让我们的小侦探都能这般苦恼呐?”

基德并没正面回答问题,而是戏谑的笑笑,道。

“呵,小偷先生不是对动物组织也愁眉不展么?”

柯南冷冷的瞟了一眼基德,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

“……”

的确,这句使基德一时语塞……

……

“哈,黑衣组织,就是那个害我变小的罪魁祸首,杀人于无形,手段极其残忍,成员的名字都已酒代之,呐,灰原哀,曾经就是那个组织的成员之一。”

柯南看着一旁想说又不知怎么开口的基德,轻笑一声,主动引起话题。

“那你直接报警告诉他们是组织所为不就好了嘛?这又什么难的?”基德笑笑,用不解而又轻蔑的语气道。

“人家一个组织潜伏十几年都没被大众发觉!你以为你一个小偷说这种话的话人家能相信?”

柯南一脸嫌弃的看了眼那张Poker face  ,无奈反问道。

未完待续……(困死我了……)

血色蓝玫瑰

【那玫瑰香气,将自由囚禁,最后化作回忆消弃--真相是真(自己的辣鸡填词】

.

白衣少年的影子打在小侦探身上,蒙上一片阴翳。

.

“小侦探,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吗?”

基德终是被这个问题困扰到厌烦,他蹲下来,严肃而又小心翼翼的问着对方。

那双晶眸属实让他着迷……

“……”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将头扭了过去,拒绝与他对视。

.

〖呵,原因么?〗

〖因为,我爱你呐〗

〖如若这是答案,你会接受么?〗

.

基德看着他梦寐以求的蓝宝石蒙上了阴翳,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伤心,疑惑,还带着丝占有欲……

.

一人半跪等花开,一人不语等君离

.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半晌,柯南冷冷的说。

“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基德并没有想要走的意思,继续追问,他只是想知道答案,他只是想让着困扰自己数天的问题解决……

“啪”

清脆的声音于牢笼上空回荡,那双瘦弱而悬于空中的手显得有些迷茫。

“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满意了么?”

柯南冷冷看着眼前少年,眼神如冰雪,冻僵了他的心。

“小侦探……”

他捂着那带着温度的红掌印,第一次泣不成声--在自己宿敌面前。

.

〖他哭了,哭的好伤心〗

〖我是不是成功了?〗

〖可是为何,我心好痛……〗

.

柯南看着对方的眼泪落在地上,在心中激起一朵朵血花,想要伸手安慰,却不知怎么开口。

〖我要让他恨我,这样分别才相对容易〗

.

当基德需要安慰时,柯南“毫不犹豫”的将他推离了自己。

“你出去!在一个敌人面前哭成这样,好意思吗?呵!”

他冷冷嘲笑到。

.

回头瞟一眼,对方那与自己同样纯洁的蓝色晶眸蒙上了一层水雾,仿佛一扇起雾的玻璃,推开玻璃,

看到的却是赫然一道正在淌血的伤疤……

.

“那小侦探,我……”

“请”

不等对方说完,柯南再次下了一道名为“绝情”的“逐客令”……

.

看着那白衣少年远去的背影,那脚步明显有些不稳,那颗脆弱的心使他昏昏沉沉,扶着墙哭着走出了黑暗无光的走廊。

那沉重的每一步,都犹如刀子般,在柯南心上插下一刀又一刀……

.

【他终究是不肯接受我么……】

他看着手中纯洁的蓝色妖姬,就像看着他的少年的那双眼睛。

〖我只能用这种方式诉说爱意……〗

他看着手心那片染血的玫瑰花瓣,那是他爱他的见证。

【原谅我上辈子伤了你】

他留下悔恨的泪水。

〖原谅我这辈子弃了你〗

他滴下悔恨的血滴。

未完待续……